CN | EN
首页 / 新闻在线

从上校到律师:深耕航空领域的“航空兵”--《再出发:从军人到律师》系列报道之一

2019-07-31

编者按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伴随着强军兴军的铿锵步伐,中国人民解放军迎来了建军九十二周年。九十二年来,一代代经过军队“大学校”“大熔炉”历练的广大退役军人,无论是当年穿着军装保家卫国,还是现在脱下军装为梦想打拼,都继续秉承军队的光荣传统,以出色的成绩回报这个伟大时代。


在这支队伍中,有一个脱下军装换上律师袍的特殊群体,他们自觉铭记党、政府和军队的关心关爱,积极投身到全面依法治国的时代大潮中,努力用自己的高素质,自觉为党分忧、为国奉献、为民服务,书写了无愧于时代和军旅的出彩人生,展示了“离军不离党、退役不褪色”的优秀品质。


由中国法学会主办的《民主与法制》杂志,在建军节来临之际,集中刊发了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起淮等6名退役军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新的岗位上闯出新天地,铸就新辉煌,从而成为社会主义法治工作队伍的中流砥柱的事迹。

微信图片_20190731170809.jpg


人们对于军人品质的认知一般可以概括为忠诚、坚韧、正直、奉献;对于律师素养的理解一般可以表示为睿智、专业、诚信、敬业,而当两者因为职业的转换交融在一起,将会产生神奇的作用。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曾经是普通士兵,是高级军官,是政工干部,是军事法官,是军队律师。在经历了军旅生涯的洗礼之后,退出现役,面对人生的重大选择,通过坚韧不拔的努力实现华丽转身。


这是一群怎样的人?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故事?他们如何面对人生的机遇和挑战?他们在二次择业之后又是怎样突出重围,在新的战场上建功立业?本期聚焦,带你走进他们的世界。

   

在国际军事领域,有一个说法未被证实:当西方某超级大国总统半夜被紧急叫醒,被告知本国的海外利益受到损害时,总统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离这个地方最近的航母在哪里?


在国内航空领域,有一个事实已被证实:当出现重大航空事件时,无论是当事人亲属,还是航空公司或者是新闻单位,一般都会不约而同地问:张起淮律师现在在哪里?


打开百度搜索,输入“张起淮”,搜索结果共有104万个。如此体量的结果意味着,张起淮是个名副其实的公众人物。与其他公众人物不同的是,想认识他、想找到他,都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因为他的两部手机就像部队的战斗值班电话一样全天候开通。

   

精通,源于军人对法律的信仰


1970年,张起淮与高上自己一截的战友一起穿上绿军装,从安徽来到山西,成为人民空军的一员。

   

年龄小,但是张起淮的志气并不小,1975年,担任对空台台长的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除了熟记党章,张起淮对毛泽东1957年访问前苏联时,在莫斯科大学讲过的“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的经典语录记忆尤为深刻。作为一名年轻的共产党员,他认识到,“认真”是共产党人的本色所在,是共产党人应有的政治品格,更是共产党人区别于其他组织成员的重要标志之一。无论组织把自己放到哪里,无论组织让自己干什么,都要认认真真,扎扎实实,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张起淮与众不同的工作作风和能力素质得到了上级党组织的肯定。当时,身为空军最年轻的团参谋长,被组织列为领导干部的提拔对象选送到空军指挥学院学习。


学习期间,张起淮通过厚厚的书本,一次次与哲人对话,深知信仰是人生精神的寄托,是一种内在风骨的呈现。部队大熔炉的铸造,使他的信仰像是出鞘的宝剑,锐利而锋芒毕露,大爱有道且从善如流。尽管他很少在口头上提及“信仰”二字,然而这两个字如同一种力量,疯长于他的血液,从他的眼神、声音中传递出来——那是一种正义的力量。


从空军指挥学院毕业归建的张起淮,受命处理“内蒙古空军飞机走私羊毛案”。尽管那时,许多人处理急难问题的思路还停留在传统的行政办法上,但张起淮已经对法律有了“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感觉。他隐约感到,随着国家的发展,法治水平也将逐步提升,依法治国的时代迟早会到来,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的律师梦开始萌芽。在内蒙古大学两位法学教授的鼓励下,他下决心开始与当时看似枯燥的法条为伍,勤修不辍,努力备战律师资格考试。


1990年,在历经万般辛苦之后,他如愿通过国家律师资格考试,成为一名执业律师,后又经过军队教育培养,成为中国首批军队律师之一。


工作岗位的原因使得张起淮长期驻扎机场。从内场到外场,从飞机到飞行员,从飞行条例到保障规则,从行业知识到法律法规,一个个特殊的符号与规则,在不知不觉中装进了他的脑海,融入了他的血脉,这种无形的“童子功”,为他在日后从事航空法律实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此后不久,张起淮调任南京军区。由于当时部队在生产经营中出现大量的法律纠纷,有的甚至还是涉外案件,他便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积极为部队化解矛盾,依法为军队企业和官兵维护正当权益。在南京服役期间,穿着军装的张起淮开始在当地有了名气。1996年,为解决空军一起久拖不决的重大涉外土地纠纷,他奉命进京。


从南京到北京,平台更大了,所接触案件的种类和数量更多了,有着深厚法学功底的他,自此如鱼得水。

微信图片_20190731170824.jpg


使命,源于党性对党员的呼唤


2001年9月,已经在空军某部法律顾问处主任位置上工作了6年的张起淮,决定退役,并成立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


十分器重张起淮的空军后勤部首长找他谈话,给他打气、加油。面对首长的嘱托,张起淮郑重地向首长表态:我是退役但不是退休,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会为党的法治建设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无论是何时何处办理何种案件,都会把人民的利益高高举过头顶。


张起淮脱下了挂着上校肩章的军装,却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他时刻谨记着自己离队时的诺言。


2004年,东方航空公司一架客机坠毁在包头市南海公园的南海湖中,事故不仅夺走了55人的生命,也因为燃油外泄给南海湖造成严重污染。


当时,即使在世界范围内,空难造成的水污染索赔也没有先例,面对当事人的请求,在接受与不接委托之间,张起淮的心里也曾矛盾。


接,代理这起案件有超乎想象的难度,如果没有把握好法律问题并找准切入点,导致诉讼效果不佳,不但会使自己的名誉大打折扣,而且还会影响到刚刚成立不久的律师事务所。


不接,因航空而导致的环境染污问题就不会实现“零”的突破,并引起有关部门重视,如果以后再出现类似案件,老百姓的合法权利可能依旧得不到维护。张起淮自忖,作为一名党员律师,作为一名退役军人,自己应该拿出冲锋的姿势站到第一线,把责任扛起来。


张起淮决定接受委托,申请对污染情况进行鉴定与评估,在中国环境科学院认定公园生态系统受到严重破坏的结论作为重要证据的基础上,以精准的法律分析、繁复的庭审准备、独到的诉讼技巧为依托,历经艰辛,最终打赢了世界上首例空难造成的水污染索赔案。


作为蓝鹏律师事务所的发起人,张起淮始终把加强党建摆在各项工作的首位,党支部连续十年被北京市、区有关组织评为先进,个人连续十年被北京市、区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作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张起淮在办案过程中,坚持与党中央“对表”,做到党指向哪里,他的工作中心和重点就转移到哪里。


2015年4月,按照“天网”行动统一部署,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集中公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人员的红色通缉令。


张起淮认为,党中央以“钉钉子”精神抓作风建设,坚持“打虎”“拍蝇”“猎狐”,作为一名律师,应当发挥主观能动作用,既要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要让他们放弃对抗心理,主动回国接受司法机关审判,争取从宽处理。


北京某知名驾校原校长刘某,涉嫌诈骗罪,1999年10月出国,于2000年7月13日被通缉。刘某的妻子通过朋友介绍,专门来到律师事务所向张起淮寻求帮助。此时,生活在美国的刘某,无论是美国的律师还是他身边的朋友都劝他不要返回大陆,防止“飞蛾扑火”。张起淮通过电话、邮件向他解释相关法律、政策,并向其妻子说明回国的途径和方法。经大量工作之后,刘某决定接受张起淮提出的回国自首方案。于是,张起淮代表刘某到办案机关提交委托手续,表达了刘某愿意回国投案自首的诚意,且提供了其在美国的联系方式等。最终,刘某被司法机关从宽处罚,得判缓刑。作为典型案例,本案在各大媒体上广为传播,在社会上取得了良好且深远的影响,对其他“红通人员”回国接受审判产生了积极的作用,意义重大。


担当,源于强国对法治的需求


法治既是国家的治国方略,也是核心价值观之一,同时还是张起淮心中的理想,从他担任执业律师那一刻开始,他所做的,始终是对这一价值和理想的捍卫。他经手的许多案例,都处于法制的空白地带。身为律师,他希望通过代理典型案件来促进立法的完善,并将其作为一种社会责任来践行。


改革开放以后,以前还不知道航空为何物的老百姓突然发现,飞机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


中国民航业突飞猛进的发展使得大量公共运输和通用航空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然而,由于飞行员的培养费用高、周期长,各个航空公司在飞行员招录方面需求大、竞争激烈。于是,飞机多了,飞行员反而显得更稀缺了。一时间,中国民航领域出现大量因飞行员离职引起的劳动争议案件。擅长于航空法律的张起淮在代理案件过程中发现,当民航作为一个产业迅猛发展并且和国际接轨时,目前的法律就显得薄弱滞后,很多东西都无法可依了。


为此,他要求自己的团队不能仅满足于办好个案,而是要做到“打一仗进一步”,及时归纳总结每个个案中出现的法律空缺,并通过相关渠道向有关部门提出意见或建议,真正为全面依法治国贡献自己应有的力量。


面对飞行员在辞职诉讼中航空公司要求支付“天价”培养费等问题,张起淮通过精准的分析,不仅打赢了国内首个“零赔付”的案件,还针对相同案件酝酿了一份“十问民航”的材料,将自己多年来在航空法律实务领域的经验,系统总结出航空业广受诟病的包括航班延误处理、飞行员辞职等十大问题,并提出解决上述问题的方案,在航空界引起强烈反响。此后,他趁热打铁针对民航业内盛行的劳务派遣现象所带来的大量纠纷和法律隐患,提出立法建议并上书全国人大。


张起淮有一双比其他人看得更远的眼睛,也有一副比别人更柔软、更滚烫的心肠。


厦航安全员范某于1993年入职,2004年由于选招空警与厦航发生矛盾后分道扬镳,在离开厦航时,他与公司达成一份调解意见书,称“今后自愿在没有子女前放弃乘坐厦门航空公司航班权利”。2008年,范某的女儿出生后,他郑重告知厦航福州分公司解除这个条款。但此后,他连续七次登机被拒,最终,范某为维护自己的人格权,委托张起淮作为自己代理人,将厦航告上了法庭。


张起淮认为,作为我国首例“航空黑名单”案件,其审判的结果意义重大,它不仅是深入构建和谐社会、解决社会深层矛盾的一个典型事件,也是依法保护人格权和名誉权的引擎性案件。范某代表了一个正当权利受到侵犯的群体,身为律师,自己有责任为这一群体“讨个说法”。同时,作为一名法律人,自己更有责任为推动中国社会的法治进程贡献自己的力量。于是,他毫不犹豫地代理这个案件,并通过法律手段成功维护了范某的合法权利,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由于受到社会高度认可,张起淮在当好律师的同时还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他不但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第一个曾经穿着军装的仲裁员,同时还是其他十二个仲裁机构的仲裁员。此外,他是中国政法大学、中国民航大学、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空军后勤学院、南华大学等多所高校的兼职法学教授,每年都应邀赴英国剑桥大学等国际名校或学术机构演讲、交流。


在法治改革这一波澜壮阔的浪潮中,张起淮不仅是一个参与者,更是一个撑船掌舵的人。


作为动议人和组织者,张起淮发起成立北京航空法学研究会,并担任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作为发起人创立北京蓝鹏航空争议调解中心,并担任该中心主任。亲自参与筹建中国航空法律服务中心等机构。上述学术研究机构和法律服务团体在法治建设中正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微信图片_20190731170838.jpg


情怀,源于人民对公正的期待


张起淮在部队时,喜欢哼在嘴边的一首歌就是《军队和老百姓》。他时常告诫自己,不能忘本,要努力当好“人民律师”,并把《荀子·王制》中“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当心中有了群众,张起淮就不知不觉地站在弱势群体这一边,在他代理的民航业案件中,对手几乎都是财力雄厚的大型企业。他认为,有的人可能会为了名利而选择站在强势的一边,有的人可能因为怕惹祸事而屈服,但自己只选择道义、只看重老百姓的期盼、只喜欢分清是非。


2004年11月,四川航空公司一架飞机从昆明机场起飞时,男孩儿束某从飞机起落架上坠下,当场死亡。飞机抵达重庆后,工作人员在起落架里发现了另一名已经昏迷的男孩儿梁某,因为巨大的噪声、缺氧和低温,梁某右耳患了航空性中耳炎和听力受损。梁某父母向法院提起诉讼,但一审判其败诉。


梁某父母为儿治病的眼泪和沧桑打动了张起淮,他决定接手此案。开庭时,他引用美国大法官汉德的著名案例,说法、讲理、动情,终于打动了主审法官,在极其不利的诉讼局势中,力挽狂澜,最终与对方达成调解方案,使梁某的父母获得了相应赔偿。张起淮也因此案被评为2006年度“中国十大风云律师”。


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已经成为悲悯草根阶层的代表,更是一种精神的象征。在中国社会,也有许多社会的精英,利益已非他们的最终追求,人生的价值取向也不以名利为重——张起淮亦属此列。


2006年1月15日,一个14岁的女孩儿小君(化名)遭车祸右脚离断,需转到兰州军区总医院进行手术,女孩儿在登机时遭到海南航空公司的拒绝,她的父亲下跪恳求机场人员,主治医生也证明她只是腿断了,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机长坚决不同意他们登机。女孩儿只得乘车赶往兰州,因耽搁时间过长,丧失了治疗有效时机,最终女孩儿只能截肢。


女孩儿是空军某基地一个志愿兵的孩子,家里条件十分艰苦。时任新华社甘肃分社记者董开伟想在北京请一名大律师来帮助她。当他向张起淮说明来意后,张起淮当即表示愿意全力援助这个女孩儿。张起淮将手上的工作暂时放到一边,立即和助手搜集相关资料,随后,将海航和嘉峪关机场告上法庭,并依法获得赔偿,此案入选当年“中国十大影响性诉讼”案件。


2014年3月8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370航班失联。


马航失联的新闻发布以后,被媒体誉为国内航空“第一律师”的张起淮,立即就被媒体和众多的失踪人员家属“包围”了。凭借对职业的敏感,他知道这是一件航空史上的大事,自己将肩负起比他人重得多的担子。


面对众多空难家属的重托,张起淮带领助手立即投入到紧张而复杂的维权工作中。他一方面组建专业团队研究相关法律问题,另一方面亲赴国际民航组织与相关国际专家进行沟通和交流,第一时间将相关责任方起诉到中国法院,并且代理和参与了空难家属在美国华盛顿、马来西亚吉隆坡两地法院起诉的维权案件的开庭。非但如此,他凭借深厚的航空法学素养,发表了关于空难维权方面的论文,以指导“MH370”失联者家属的维权,并对其中有困难的乘客家属在生活上给予帮助。张起淮在上述案件代理过程中的工作受到了国际、国内民航组织和相关部门的表扬,并得到了空难家属的高度认可。


坚守,源于职业对操守的苛求


张起淮最喜欢的作家是鲁迅,他喜欢鲁迅的正直、大气、责任感,以及敏锐的社会观察力和分析力。实际上张起淮也属于这一类人,如出鞘的宝剑,棱角分明而锐利,必定要触犯某些人的利益,硌疼了他们的牙齿。这种锐利的另一个层面表现为无惧,以法为大,直言而为。


2010年8月24日,一架经哈尔滨飞往伊春的客机在伊春林都机场附近失事,执飞伊春空难航班的机长齐某,成为中国首位被以重大飞行事故安全罪追究刑责的飞行员。


为了查清案件的事实,张起淮几乎把所有的幸存者和遇难者家属都找了一遍,跟他们核实细节,找出对齐某有利的证据,请他们出庭作证。为获得准确的失事原因和代理意见,他专门带着助手飞到昆明,在与失事飞机相同机型的模拟机上,用与事故机场相同的气象条件和机场条件,亲自体验该空难发生的过程和机组当时的感受。


空难的原因调查,黑匣子至关重要。张起淮通过有关途径第一时间拿到了黑匣子的数据,听了上百遍的通话内容,搜集整理了上百份涉案资料,并为此案专门请相关专家旁听庭审。


该案开庭之时,有50多名空难家属旁听,起初一致要求对机长重判。由于掌握了大量的资料,张起淮当庭指出民航主管部门、河南航空、伊春机场等各种违法违规行为。他的代理意见不仅被合议庭采信,且被空难家属接受和理解。事后,有家属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原来最恨的是齐某,通过庭审,我们发现导致空难最主要原因并不是机长,我们和齐某不可能成为朋友,但也不是仇人。”


爱新觉罗·玄烨《咏幽兰》诗云:“婀娜花姿碧叶长,风来难隐谷中香。不因纫取堪为佩,纵使无人亦自芳。”二十多年的耕耘,二十多年的收获,二十多年的荣光。张起淮从航空法开始,将深耕细作的领域一直向刑法、民法、商法、知识产权法乃至国际私法等多个领域延伸,代理的知名案件数以百计,且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重大,越来越有影响力。


有人说,优秀是事业有成的标志,那么卓越就是出类拔萃的象征。从优秀到卓越,张起淮一步不停地续写着法律人的荣光。


Copyright by 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05039659号-3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人才招聘